• 中文
  • Jan 24, 2022

Almanac 2022 前言:提前計劃

Installation view of KONGKEE’s Flower in the Mirror, 2021, single-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6 min 44 sec, at “Hong Kong: Here and Beyond,” M+, Hong Kong, 2021. Photo by Peter Chung for ArtAsiaPacific.

疫情來到第二年,人們繼續對後疫情時代進行猜測討論,許多人想像它可能的形態。有些人急於從Covid-19回到曾經穩定的常態,而其他人則呼籲建立新的社會經濟結構,以更好地服務民眾。這種秩序與破壞之間的張力在《亞太藝術》的第17本年鑑的設計中得到了體現。網格圖案與傾斜、滑動的元素並列,讓人聯想到翻動的頁面。背面可能是什麼──是現有事物的延伸?還是一個被改造的世界?

如何在未來發展是世界各地的藝術界的迫切問題。在「城市報告」中,我們聽到我們從15位藝術家、作家和策展人那裡了解到他們的社區對2021年事件的反應,以及他們進入2022年以後所關注的事情。駐香港的策展人周麗珊描述了備受期待的M+博物館在對言論自由的焦慮中開幕的情況,以及這個城市對不斷變化的政治氣候的適應。根據日惹市的策展人Alia Swastika,「Gotong royong(共同分享和建設)」構成了印尼社會運動和公民團結的基礎,她闡述了集體主義、去中心化和非殖民化的日益重要性。安特衛普當代藝術博物館副館長Nav Haq同樣反思了有關非殖民化的討論,以及在這些歐洲討論中另類文化和哲學模式的必要性。在「城市報告」的其他部分中,助理編輯Pamela Wong採訪了來自Chim↑Pom的卯城龍太,他分享了自己對備受爭議的2020年東京夏季奧運會的看法、以及同時間進行的藝術項目、和Chim↑Pom在即將舉行的森美術館展覽中建立的日託中心,以減輕在職父母壓力。對於攝影師Sohrab Hura來說,在2021年,印度的普遍問題,如社會不平等,變得與藝術界關注的問題密切相關。「即使是藝術,也是源於種姓、階級、地區、城市和語言的特權。人們正在質疑這些在藝術中的階級,現在有一些東西在不斷變化。」

在新聞的欄目,我們彙編了2021年從機構爭端到團結運動、審查制度,以及全球各地新公共平台湧現等關鍵事件。「文化貨幣」詳細介紹了藝術市場的最新發展,包括NFT達天文數字的加幅如何改變了整個行業。本期雜誌的背面包含了那些捕捉了時代潮流,值得注意的展覽和藝術節,以及我們將在2022年關注的活動。在「年度藝術家」部分,我們讚揚了六位藝術家,他們的項目和展覽引起了對有關問題的關注,並在過去一年流行起來:于吉、于一蘭、朴栖甫、Monira Al Qadiri、Bani Abidi和Sung Tieu。通過這些內容,2022年的年鑑追踪了充滿活力的亞太地區的藝術現象。我們感謝所有為年鑑貢獻內容的人,他們幫助我們記錄過去一年的重大事件。特別感謝Burger Collection、思聯建築設計有限公司、Kukje Gallery、Mapletree、Perrotin、孫少文基金會和驕陽基金會的支持,令《亞太藝術》年鑑的計畫成為可能。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