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SAWANGWONGSE YAWNGHWE,《緬甸和平工業複合體》(細節圖), 2017年, 油彩於亞麻布上,330 × 660厘米。影像由Natasha Harth攝影,昆士蘭現代藝術博物館(QAGOMA)提供。

提高標準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藝術家、策展人和文化工作者的角色不可避免地要負上一定的公民責任。在2019年,這些角色的融合比以往更加緊密,因為社會政治制度的不足為全球帶來了痛苦、憤怒甚至成為抗議活動的目標。藝術家應該仔細審視這些相同的系統──它們會影響藝術的生產和傳播,並以公民或藝術家或兩者的身份發出緊急呼籲採取行動。

世界上有些人正高呼反對審查制度。在比什凱克,第一屆Feminnale展覽的四十名參與者向吉爾吉斯斯坦總統致公開信,譴責當局撤除展覽的作品,當中包括Zoya Falkova關於虐待婦女的裝置作品──一個外形像女性軀幹的拳擊包──以及阻止Julie Savery進行有關性工作者權利的裸體表演,並指出這些行為明顯違反了吉爾吉斯共和國的憲法。據報導,第二屆Feminnale展覽的計劃已經在籌備中。

同時,眾多藝術家對道德上令人質疑的資金來源提出了自己的擔憂。十一月時,流亡的掸族藝術家Sawangwongse Yawnghwe宣布,他拒絕參加歐盟在仰光舉辦的名為「日常正義(Everyday Justice)」的展覽,原因是歐盟「支持有缺陷和腐敗的和平進程」,並默認了緬甸國防軍(Tatmadaw)在若開邦(Arakan)、掸邦(Shan)和克欽邦(Kachin)犯下的戰爭罪行。Yawnghwe在他的繪畫系列《緬甸和平工業複合體(The Myanmar Peace Industrial Complex)》(2017– )中以驚人的透徹性剖析了這個話題,該圖描繪了形成衝突的各個組織網絡。

同年,更多不同的人感受到街頭抗爭的召喚。在黎巴嫩發生的全國性大規模示威活動的緊迫性,導致貝魯特的非營利組織Ashkal Alwan取消了其多學科論壇Home Works 8。據該組織稱:「藝術和文化機構與倡議絕不應該與更廣闊的公民、政治、經濟、社會和意識形態背景隔離,反之,我們是因歷史事件及其後影響而產生的。」出於這個原因,Ashkal Alwan表示:「我們完全沒有理由為我們的計劃和展覽的無限期推遲而後悔或道歉。」

2019年特納獎的四位聯合獲獎者都很清楚藝術和社會體系之間的糾纏,而他們堅持分享獎項。他們宣稱:「在英國和世界許多地方發生政治危機的時候,當已經有如此多的人和社區分裂和孤立時,我們非常積極的希望利用這個獎項的機會,以共同性、多樣性和團結性的名義發表集體聲明。」隨著世界各地的文化工作者日益要求新的創作標準和條件,他們帶來了一個響亮的信息──我們不能像以前那樣繼續下去了。

ORDER the print edition of Almanac Vol. XV,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30.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95 a year or USD 180 for two years.  

Ads
KUKJE GALLERY NAC Gillman Barracks Opera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