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Pacita Abad,「A Million Things to Say」展覽現場照,菲律賓當代藝術與設計美術館,馬尼拉, 2018。影像由菲律賓當代藝術與設計美術館提供。

菲律賓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在任期的第三年,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因為他毫無政治家風度的行為而臭名昭著;他在毒品戰爭中繼續無視司法程序,導致了數千人死亡,當中甚至包括一些政治人物。各個針對法外殺戮和政府政策的批評則面臨審查。一月十六日,政府撤銷了獨立新聞網站Rappler的營業執照。十月三日,軍方將十八間馬尼拉大學標記為國家的敵人,只因他們展示了關於戒嚴時代的電影,而軍方認為這會引發學生運動。藝術家、電影製作人和學者們都一同譴責軍方企圖在公眾論壇和遊行中限制言論自由的行為。

與此同時,杜特爾特通過授予國家藝術家的名銜──是於1972年由Ferdinand Marcos頒發的獎項──維護了承認該國傑出創意從業者的傳統。2018年的國家藝術家包括了電影製片人Kidlat Tahimik,他因對新殖民主義的批評而聞名。該獎項由國家文化藝術委員會(NCCA)和菲律賓文化中心(CCP)管理,該委員會同時還負責監督藝術家的贈款。NNCA在王城區的畫廊舉辦了「以紋理而不是歷史來塑造世界(And the World Thickens with Texture Instead of History)」展覽(11 / 8-29),參展藝術家包括Christian Tablazon。

為了紀念Pinoyprintmakers協會成立五十週年,菲律賓文化中心舉辦了「Tirada:50 Years of Philippine Printmaking 1968–2018」(5 / 19-7 / 15),展出了一百多位藝術家和三百多幅版畫作品。該中心還籌辦了第十七屆Thirteen Artists Award(TAA)。為TAA展覽(10 / 18-12 / 23)創作新作品的獲獎者包括Bea Camacho、Cian Dayrit、Eisa Jocson和Shireen Seno。

另一方面,為了完滿結束東南亞國家聯盟成立五十週年慶典,馬尼拉大都會博物館、楊應琳博物館和瓦爾加斯博物館聯合展出了「歷史的關係:東南亞的藝術(Ties of History: Art in Southeast Asia)」(8 / 8-10 / 6),由Patrick D. Flores策展,作品展示了來自不同世代的十位當代藝術家所代表的地區交織的文化歷史,而每位藝術家則代表了一個東盟成員國。

當地的私人博物館均支持現代和當代藝術,其中包括馬尼拉大都會博物館。該館了舉辦了Elmer Borlongan的個展「日常中的非凡之眼(An Extraordinary Eye for the Ordinary)」(1 / 22-3 / 28),展出了二百多幅描繪菲律賓人日常生活的畫作。博物館在同期還舉辦了展覽「迷戀菲律賓:巴爾加斯博物館藏品」和「戰爭與現代:1941年至1961年的馬尼拉」(4 / 21-7 / 21),探討了Jorge B. Vargas在菲律賓歷史上作為政府官員和藝術收藏家的地位。在阿亞拉博物館,畫家Rodel Tapaya展示了使用神話主題描繪城市生活複雜性的新作品(2 / 24-4 / 15)。而The Lopez Museum & Library則暫時關閉,準備搬遷到馬卡蒂。

菲律賓有三所大學擁有優秀的當代藝術畫廊。菲律賓大學的巴爾加斯博物館展出了「Project Island Hopping – Reversing Imperialism: Lander」(10 / 13-11 / 30),研究台灣和菲律賓的後殖民主義。在旁邊的房間則是西班牙藝術家Marta Moreno Muñoz的多頻道錄像裝置「失落的天堂」(10 / 13-11 / 30)──影片在棉蘭老島拍攝,探索了人類與動物的共存。

菲律賓德拉薩爾聖百尼德學院(De La Salle – College of Saint Benilde)是菲律賓當代藝術與設計美術館(MCAD)的所在地。該館舉辦了Pacita Abad逝世後在該國的第一個個展,展示了她的提花墊緯凸紋布(trapunto)畫作(4 / 12-7 / 1)。在「The Extra Extra Ordinary」展覽中(9 / 21-11 / 18),策展人Joselina Cruz和Esther Lu通過Tromarama、周育正和Gary-Ross Pastrana的裝置探討了當代的物質生活。

在馬尼拉亞典耀大學(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艾騰尼奧美術館(Ateneo Art Gallery)於二月在該大學的新創意中心Areté開設了新的空間,並舉辦了三場開幕演出:「愛它和留下它:艾騰尼奧美術館的藝術遺產」(2 / 18-1 / 19/19),主要展出該館的永久收藏;「Elmer Borlongan Draws the Line」(2 / 18-5 / 13),展出了這位製圖藝術家的鋼筆、墨水和畫筆圖紙等;最後還有「七十年代:物品、照片和文件」展(2 / 18-7 / 2),在Ringo Bunoan策展下突出了當時概念藝術家的實驗藝術項目。令人垂涎的年度艾騰尼奧藝術獎已經進入第十五個年頭,2018年得獎者分別有畫家Ronson Culibrina和Johanna Helmuth,以及匿名街頭藝術集團KoloWn。艾騰尼奧美術館後來展出了Alfredo Esquillo的回顧展「永不休止的精神(Continuing Spirit)」(11 / 18-1 / 20/19),展示了藝術家關於歷史、文化和宗教主題的主要作品。

Paul Pfeiffer,《 Justin Bieber Torso》,2018。雲南石梓和油漆, 62.4 × 48.7 × 23.2 厘米。影像由At Maculangan拍攝,馬尼拉Bellas Artes Projects和藝術家提供。

沿着馬卡蒂的Chino Roces Extension就是Makati Cinema Square、Karrivin Plaza和La Fuerza Compound ──圍繞馬尼拉大都會的當代畫廊展覽空間總是熙熙攘攘。在Makati Cinema Square你可以找到Underground Gallery、Eskinita Art Gallery和Kanto Gallery。在Karrivin廣場的小巷有The Drawing Room,展示了Aze Ong在「Liwanag」(4 / 14-5 / 8)中的雕塑鉤針作品,以及Derek Tumala和Jose Tong關於當地城市空間發展猜測的展覽「2069」(5 / 12-6 / 5)。同樣的建築群中還有駐巴丹的組織Bellas Artes Projects在馬尼拉的空間,該組織主持了多媒體藝術家Bruce Conner的第一次展覽「身體之外(Out of Body)」(2 / 24-6 / 3)。Paul Pfeiffer在個展「Incarnator」(7 / 7-10 / 6)中分享了他在六個月駐留期間調查天主教偶象和名人文化的成果。同一座大樓中還有1335 Mabini,舉辦了「想像記憶:麻醉與失憶之間(Imagining Memory: Between Anaesthesia and Amnesia)」(3 / 22-4 / 21)的集體展,其中包括Cian Dayrit和Hu Yun等藝術家的作品;他們探討了權力對於寫作歷史的影響。該畫廊後來還展示了Nikki Luna的裝置作品,在「這就是如何成為世界女性(This Is How to Be a Woman of the World)」(11 / 24-12 / 22)中描繪了女性的鬥爭。位於Greenhills購物中心的畫廊Arthformal,在Karrivin廣場開設了另一個空間,並在開幕時同時舉辦了三場女性藝術家的個展:Brisa Amir的「緩慢的繪畫(Slow Painting)」、Tosha Albor的「A Corner of Nature Seen Through a Temperament」和Christina Dy的「沉與浮(Press and Float)」(2 / 15-3 / 10)。

同樣位於Chino Roces Extension的Silverlens畫廊展出了Norberto Roldan的「How Can You Jump Over Your Shadow When You Don’t Have One Anymore?」(9 / 18-10 / 13),其主題是解剖殖民濫用權力的集合。在馬拉提區,Silverlens的業主開設了Calle Wright,為職業生涯中期和成熟的從業者開辦展覽或短期駐留計劃。這些安排從張奕滿和Gary-Ross Pastrana開始,接着是概念和表演藝術家Judy Freya Sibayan ──她在「Moving House, Unpacking a Life of Critical Art Making」8 / 3-11 / 11)中受到了關注──和詩人藝術家Lani Maestro的「愛的學校(The School of Love)」(12 / 7-3 / 3/19)。

在倉庫建築La Fuerza中,Finale Art File由多媒體藝術家Oscar Villamiel出展了「回到自然(Back to Nature)」(7 / 4-28),並由攝影師兼畫家MM Yu展示了「無名的彩通(Untitled Pantone)」(9 / 11-29)。Vinyl on Vinyl舉辦了氣展示了「複合電路」(6/7-30),其中包括了由Lesley Cao和Datu Arellano等八位新興藝術家發出的發聲機械物。Archivo 1984在「影像1974-2015」(9 / 19-10 / 10)和「表演藝術的表現(Performance for Performance Art)」(11 / 14-12 / 5)中展出了概念攝影師Nap Jamir II的作品。

在波尼法西奧堡壘,由藝術家經營的MO_Space展示了「無題(雨傘)」(7 / 21-9 / 16),其中包括Roberto Chabet把黑色雨傘、石頭和木板懸掛在天花板上的裝置。在相鄰的空間是Lani Maestro的「Strange Thirst」(7 / 21-9 / 16),以框畫為主。而在展覽「將要做什麼?(What Is to Be Done?)」(9 / 29-10 / 28)中,藝術家Nilo Ilarde將乾燥的顏料裝入四個鏤空的牆壁中。

Blanc Gallery位於奎松市,展出了Buen Calubayan對家居環境的重建(9 / 15-10 / 6)和Arturo Sanchez Junior的混合媒體作品(11 / 10-12 / 1)。而西長廊則放映了Cocoy Lumbao密集的多層公共場所錄像裝置(6 / 7-7 / 7),Maria Cruz在帕賽市的Galleria Duemila展示了她以硬幣為靈感的抽象作品(11 / 10-12 / 29)。

Kawayan de Guia, 《Lady Liberty》,創作於2014,重製於2018。玻璃纖維、木材和廢料,尺寸可變。影像由Rache Go 拍攝,馬尼拉雙年展提供。

在各個獨立組織中,98B Collaboratory組織了藝術家講座並為設計師們運營空間Hub:Make Lab。位於奎松市的Project 20是由Gail Vicente和Robert Langenegger組建、藝術家經營的空間。藝術家樂園(Artist Playground)是一個表演藝術空間,擁有名為District Gallery的私人展區。由藝術家組成的團體Thousandfold專注於當代攝影,並舉辦各類研討會和講座。Better Living Through Xeroxography為作家、音樂家和藝術家舉辦年度獨立新聞發布會。而自2000年以來,Green Papaya Art Projects一直運營着一個富創造性的多學科平台,探索藝術的各種可能性。Project Space Pilipinas位於奎松市盧克班,同樣由藝術家經營,提供展覽、駐留和合作的機會。

菲律賓的主要藝術博覽會,菲律賓藝術博覽會(3 / 1-4)舉辦了第六屆展會,吸引來自菲律賓和國外共五十一家參展畫廊。主辦方另外舉辦了一年一度的Art in the Park藝博會(6 / 2-3),當中有不少價格更親民的藝術品。

在王城區,第一屆馬尼拉雙年展以「開放城市(Open City)」(2 / 2-3 / 5)為題,展出了共四十四位藝術家和藝術團體的裝置作品。

而在商業區外,位於安蒂波洛的Silangan Gardens的Pintô美術館展示了菲律賓當代藝術。在宿霧市,畫家Sio Montera在Qube畫廊的「Un / Painting」個展(7 / 14-8 / 12)中展示了他憂傷的抽像畫作。

Judy Freya Sibayan,「Moving House: Unpacking a Life of Critical Art Making」展覽現場照,Calle Wright,馬尼拉,2018。影像由Geric Cruz 和Calle Wright提供。

我們放眼菲律賓的其他地方,碧瑤藝壇的焦點就是班卡伯博物館(BenCab Museum),還有其他藝術景點包括碧瑤藝術文化村(Tam-Awan Village)的Gallery ErGo,以及餐廳和畫廊合二為一的Oh my Gulay / VOCAS。在描戈律,Gallery Orange由藝術家Charlie Co經營,並在新裝修的內格羅斯博物館舉辦了展覽「Unrefining Sugarlandia」(9 / 1-11 / 30)。該展覽展出了二十多位正在努力應對該省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現實的當代內格羅斯島藝術家的作品。在羅哈斯市,VIVA ExCon是該國歷史最悠久的雙年展,其中包括座談會和「不要帶水(Bisan Tubig di Magbalon)」(11 / 8-1 / 31/19)展覽,當中包括了維薩亞斯群島的藝術家。

菲律賓藝術家們也在國外留下了他們的足跡。谷口瑪麗亞參加了第二十一屆悉尼雙年展(3 / 16-6 / 11)。而在第十二屆光州雙年展(9 / 7-11 / 11)中則主打Pio Abad和谷口瑪麗亞的作品。而作為光州雙年展的菲律賓館項目,菲律賓當代藝術網(Philippine Contemporary Art Network)在李康佳美術館舉辦了「Hothouse」(9 / 7-11 / 11),囊括了Indy Paredes、Renz Lee、Dominic Mangila、Mark Salvatus以及其他韓國藝術家的作品。在台北雙年展「後自然:美術館作為一個生態系統」(11 / 17-3 / 10/19)中,Martha Atienza的錄像裝置《我們的群島11°16’58.4“N 123°45’07.0”E》(2017)被選為焦點作品。在布里斯班,第九屆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11 / 24-4 / 28/19)包括了Roberto Chabet、Martha Atienza、Kawayan de Guia和Nona Garcia的作品。Pintô International是Pintô美術館的一個分支,在本年組織了兩次國際性展覽。在東京,展覽「Pintôkyo」(6 / 19-24)中聚焦了五十六位菲律賓藝術家的作品。而在紐約,「Pintô Marman Manila II」(10 / 4-15)則展示了三十多位新興和資深藝術家的多元化藝術實踐。Yason Banal的錄像裝置是第十六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菲律賓館的一部分。在里昂,Nikki Luna參加了2018年國際紡織品節外活動節丟展覽「偏差(Deviations)」(9 / 18-10 / 23)。

展望將來,2019年有很多值得我們期待的事。在五月的第五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中,菲律賓館將展示Mark Justiniani的個展「島嶼天氣(Island Weather)」。該展由Tessa Maria Guazon策展,將探討島嶼在小說和現實中的象徵。艾騰尼奧美術館將在Areté的圓形劇場推出Ignacio B. Gimenez的公共藝術項目,以鼓勵藝術家進行更多戶外裝置項目。巴爾加斯博物館館長Patrick D. Flores將成為2019年新加坡雙年展的藝術總監,展覽將於十一月開幕。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current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85 a year or USD 160 for two years.  

ORDER the 2019 Almanac,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25.  

Ads
ACAW Massimo de Carlo Silverlens Opera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