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KIM BEOM, Horse Riding Horse (After Eadweard Muybridge), 2008, video still. Courtesy REDCAT, Los Angeles.

动物界

Kim Beom

REDCAT
USA Korea, South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在“动物界”中,48岁的韩国艺术家Kim Beom用魔术般的手法,向人们展示了一个有着云之飞艇,可以被传授飞行及诗歌技艺的岩石,和因没有大海而悲伤的船只的荒诞世界。以荒谬和精确的作品弹奏出迷人的音调,Kim采用了惊喜与怪诞的元素,以一个可以使人联想到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手法,来质疑万物的自然秩序和可能的万物都有灵魂,或精神生活的理论。

这场表演以一部“马骑马(Eadweard Muybridge之后)(2008)”的动画电影开场,它是根据19世纪英国摄影师先导的动作研究所制成的。Kim将Muybridge的骑师换成了一只小马,端正的坐在鞍上,调皮的改变了原本的摄影研究。同样的,在录像“奇观”中,他反转了自然纪录片中让人心跳加速和经常嗜虐的肉食动物以追逐来捕食的中心故事。在Kim的剪接和重新编辑后的影片段落中,一只羚羊正在追逐一头猎豹。“对存在于动物与人类之间的残酷不公,我一直抱有疑虑,”Kim在2010年接受采访时说道。通过这些简单但却巧妙且风趣幽默的角色转换,他转达了自己对于自然的层次结构和人类的社会定律当中的不平衡的质疑。

虚拟的建筑物和纪念碑的绘图及蓝图,给这位艺术家的忧虑提供了进一步的背景。其中最明显的是2009年的蓝图,“倒置的学校”,在这所颠三倒四的学校中,椅子、办公桌和篮球框从地面以及天花板上四处涌现。这所颠倒的学校暗示了Kim对于现教育系统的不稳与缺陷的不满情绪:为什么要通过指导,从而一个人被灌输至融入社会的原则和规范里?

Kim出生在韩国并在那儿长大,却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拿到了艺术硕士学位,这使得他不仅熟悉加倍循规蹈矩的亚洲教育,也继承了西方学校所教导的批判性思维和创意。而这所他设想的学校,上下颠倒、东西混淆,必然需要重组。

由一间充满绘画以及蓝图的房间引领到主画廊,Kim通过四个独立的装置作品实现成为了一个课堂,都是他“受过教育的东西”系列(2010)的作品。联系松散的作品以及光怪陆离的导修及课堂情景,都是用以嘲笑教育系统背后的结构和思想。展出的最大一件作品,“被教导成它们只是工具(2010)”,他把家用物品如小刀、茶壶、水瓶以及桌面风扇精心地放置在微小的、手工制作的木椅子上。这些“东西”当着一个预先录制的电视讲座前被组合起来,而在录像里老师的头被剪切掉,只留下加快了节奏的声音。在吱吱作响的声音中,这位演说家强烈并严肃地重申“学生”的效用,也因此,试图改变成任何东西更是徒劳的。这个声音也指出,工具不需要去医院看医生,但人类就有这需要;工具只要被检查或被修理,亦或者被更换,所以被当成学生。

在“一个学习了Jung Jiyong诗歌的岩石(2010)”的录像中,一位老师用212分钟的时间,向一块岩石教授了一堂关于现代韩国诗人的讲课。这位老师在干擦板上画出复杂的图格,每隔一段时间会暂停一会儿并提问,就仿佛是在等待石头的回应般。在显示屏幕的左侧,录像中的石头被放在一张桌子上,邀请观众去探究这史诗般的课,能否改变这块大石的任何一方面。“一个被教导为一只鸟的石头(2010)”和“一个被告知没有大海的船(2010)”都遵循相类似或者缺少了的逻辑。当那些被人格化的物品孤独的躺在椅子和桌子上时,不禁使人在脑海中幻想那里坐着的乃是活生生的学生和工人。现在的教育系统能否确保学生充分发挥其潜力?我们又如何能知道他们的潜力是什么呢?

这些教义和哲学问题似乎都只是次要的,观众可能更容易思考船只能否在令人沮丧的教训中生存,又或者岩石会否升上天空。Kim让人信服地替掉乱了很少被问及的社会框架以及物品、动物和人之间的排序,他不仅邀请观众深思万物有灵论的存在,还将精神生活逐步灌输到这些物体中,至少在他的画廊演示中是这样的。

Ads
SOTHEBY'SDavid ZwirnerCHRIS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