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James Clar at his studio in al-Quoz, Dubai, 2011. Photo by Angelle Siyang Le for ArtAsiaPacific.

我工作的地方

James Clar

USA United Arab Emirates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安定的坐落于迪拜的时尚工业仓库艺术区al-Quoz的,是美国跨媒体艺术家James Clar的创作空间,是一个被他称为“卫星”的地方,离这个酋长国最新、最大的商业画廊仅有几步之遥。仔细想想,该工作室的确像是大多数主要城市中司空见惯的卫星哨站,但在迪拜,一个开放的工作室却闻所未闻。当我问起Clar为何将工作室起名卫星时,他解释说自己就如同一颗卫星——“观察与传递信息”—— 在未来,他可能会在另一座城市建立一个“卫星”工作室。很容易想象,像Clar这样的国际性艺术家,在一个还未被发掘的艺术领域,开拓新的视野。

目前,Clar愉悦的以迪拜作为全时间的基地,但他已不再局限于当地的活动领域。我们六月份见面时,他刚刚从香港国际艺术展归来,在那儿,他与迪拜的画廊Traffic举办了自己在重要的艺术博览会中的第二个国际个展,他的作品被中国和美国的收藏家们所收购。今年,他还将出展在耶路撒冷的Museum on the Seam的群展:“西边?”。

在迪拜,日益增多的新画廊证明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艺坛的本质——向着产品的商业化转变,只有极少的非商业性的实验空间。Clar的工作室成立于2011年3月,且在那儿已开始举行电影放映。从今年九月份开始,Clar每晚将会举办一系列一次性的活动,包括由个别艺术家或者集体创作的装置艺术以及表演艺术,他希望这新尝试可以激起人们对艺术与社会的讨论。“我的许多作品都是从与Rami(Rami Farook,Traffic画廊的所有者)的谈话中启发而来的,他是一个非常开放且有想法的人,”Clar说道:“我们应当鼓励更多的这种交流对话。”

金属裹层、低照明以及同工业化成比例的规模,Clar的工作室是一个能够隔开外界热度,宽敞的、挑高的、受欢迎的暂缓休息之处,也是让他摆放他的标志灯光作品及大型跨媒体雕塑的理想地方。尽管有舒适的沙发和乒乓球台,稀少的装饰仍将工作室点缀成一个严肃工作的地方。

Clar的工作室虽是以迪拜的社会问题开始入手,但却是全球性的,包括土著语言的消失,就如同在全球英语(2010)中,他用一个霓虹灯标志以阿拉伯语的发音将作品的标题给拼了出来;Clar计划将其复制在其他语言中。在谈到对世界的依赖,与能源的爱恨关系,Clar的球与链(2009-10)则是由24个LED照明车头灯组成的巨大球体和一条厚厚的金属链连接而成。机智是Clar的艺术作品的一个重要元素,而深思熟虑的为其作品选择标题,往往使作品更加富有讽刺意义。

当Clar和他的日籍妻子Kanae在2007年一起抵达阿联酋时(他亲切的称她为“我的磐石”),他是极少数活跃在这个地区的西方艺术家。他最初到达迪拜时,以商业照明设计师的身份度过了沮丧的一年。当他正准备离开阿联酋时,他将自己的作品展示在一个最早的由Third Line画廊举行的Pecha Kucha之夜里。那天晚上Clar遇见了Farook,他很快就成了Clar的朋友、赞助人兼画廊代表,同时也帮助Clar找回了成为一名全职艺朮工作者的自信。

Clar在迪拜是一个异类:一个有着菲律宾血统的美国艺术家,但也由阿联酋国的画廊代表。他对这个城市着迷,同样也坦率地道出作为外国艺术家在迪拜所面临的挑战。他回忆起早年在酋长国时,尽管自己的作品给众多画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因种族的原因,依然被拒绝展出。同样,大多数拍卖和主要艺术奖项,如Abraaj Capital奖,也只开放给本地和地区的艺术家。对此,他认为只支持中东和南亚艺术家的作法,会给阿联酋雄心勃勃的艺术发展计划造成很严重的问题。他还认为,欠缺了国际主义会严重的影响到艺坛的发展。尽管存在着这些困难,Clar仍希望他的开创性方式,能够鼓励更多的艺术家到阿联酋来生活和工作,以此来逐步提高它的多样性。

Ads
ABHKSAMGillman Barracks4A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