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RYAN GANDER, We never had a lot of € around here, 2010, a single 25 euro coin from 2036. Photo by A. Burger. Courtesy gb agency, Paris.

欧元视野2036

Ryan Gander

UK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在这样一个不幸的夏天,希腊正处于经济崩溃的边缘而摇摇欲坠,这使得大部分来到威尼斯双年展,已是焦头烂额的游客们很容易忽视Padiglione Centrale地板上那闪烁的预言。而眼神锐利的游客则会见到脚下由英国概念艺术家Ryan Gander所作的,小小的、难以抗拒的雕像作为回报。这件作品被叫做“我们这儿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欧元(2011)”,外观基本上同两欧元的硬币不相上下。然而,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枚硬币的面值其实是25欧元,而且年份是2036年。这枚硬币以24颗星代替了现在的12颗,表示欧洲国家膨胀般的组合。他被牢牢地固定在地板上,就好似它是在未来回到现在的航程中,占时的滞留于此一般。

Gander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概念艺术家,他在游戏、叙述和文学引用上都是个老手。他的作品常常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浮现,挑逗的线索细腻的将观众带入神秘的丛林,在那儿,真相、虚构和梦想相互碰撞。在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他的作品“间隔(2010)”呈现了彩色玻璃的爆炸,碎片散落在Aye Simon阅览室的每个角落。这是Gander对于Piet Mondrian与Theo van Doesburg两个人的哲学争斗所做的假想干预,这两位著名的荷兰现代主义者因在对角线的使用上意见不一而变得疏远。在离博物馆不远的地方,在中央公园内,Gander受委托而做的雕像“快乐的王子(2010)”引用到了Oscar Wilde苦乐参半的寓言中,在寓言里,一座宝石雕像托一只麻雀将它身上的宝石送去给那些贫困的人们,而当它因失去宝石而变得普普通通时,它却又被那些曾经救济过的人们所推倒。

伴随着“我们这儿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欧元”,Gander开始从事于神圣但却调皮的艺术和经济的流派。(其他版本包括一枚从2032年起价值25美元的“四分之一毫美元”,一枚英镑版本的和可能即将出现的日元雕塑。)艺术家如Marcel Duchamp和J.S.G. Boggs已创建了自己的支票、债券、邮票及票据,表明“艺术投标”只是由艺术家的声誉所支持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模仿金融工具。在众多相关钱币的艺术作品中,属Gander来自未来的钱币最独特,因为它明确提出了有关未来价值的问题。尽管几乎所有人每天都在考虑金钱与未来,但却鲜有艺术家聪颖地解构这个问题——亦为艺术商品化这说法带来更进一步的惊喜。

概念艺术家Jonathon Keats和Christin Lahr将Duchamp的概念“艺术就是资本”运用到了庄严的企业交易中,半开玩笑的为收藏家与未来价值的关系作了调查。扎根三藩市的Keats创造了“脑袋信托基金(2003)”,这个艺术投资项目要直到Keats死后收藏家(即投资者)才可兑现潜在的价值。在Nichts zu Verschenken(“没有东西送出来”)(2002)中,Lahr,一位德国的学术与概念艺术家,邀请她的观众签署没有送出任何东西的合同;然而,他们可以保留对这“没有东西”的转售利润权,但Lahr也将保留由转售所获利润的5%。在此两个作品的结构形式和微乎其微的利润潜力间的不和谐,正是对在21世纪全球金融被合成的衍生品所统治所作出的尖锐的批评。

讽刺的是,著名的电子艺术奖金尼卡奖1995年的得主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艺术家,他获奖的作品名为“想法期货”。经济学家兼未来学家的Robin Hanson,同样也是预测市场的发明者,决定在他死后将大脑低温保存,作为他对未来的信仰示范。在想法期货或预测市场里,正如同大众对它们的理解一样,与会者将赌注押在未来可能发生在娱乐、政治、体育或可量化的事件上。公司、政府,甚至是个人都能利用这种群集来源的智慧在其决策过程中寻求帮助。

Gander的2036年的视野展示了庞大的全球性通货膨胀,以及一个更大更焦躁的欧洲市场。自2005年土耳其从欧元硬币中除去,这政治性地针于相对不富裕及穆斯林国家的歧视,尽管它在2011年国内生产总值以11%的火热增长而远超很多它的邻国,仍然未在硬币上找回它的踪影。

或许Gander是一个明智的背道而驰者,但在对长寿命的欧元货币的预测中,他更喜欢独来独往。在“经济学家”2010年的一篇文章“2036年的世界”中,风险论和不确定性论的教父Nassim Nicholas Taleb写道:“伟大的自上而下的民族国家将只能是如同虚设般的活着,被财赤而削弱,政治家们没有衔接上的利益,以及中心系统中错误被放大…货币仍可能存在,但在美国联邦储备灾难性的经历后,他们会将目标盯在无需政府支持的货币单位上,如黄金。”如今最大的在线预测市场之一的国际贸易发展协会,预计有13%的几率会在2011年12月31日的午夜前有一个正使用欧元的国家停止使用。这个概率会在2012年上升到31%,在2014年上升到55%;在2036年,这个数据可能会更加让人沮丧。

另一个目前被普遍引用的预测,是距离地球885英尺的小行星阿波菲斯,将在2036年与地球迎头撞上。也许正是这个未来的撞击将Gander的硬币由四分之一个世纪撞回到了我们的脚下,一枚可以帮我们试着买回一些时间的犹如护身符般的硬币。

Ads
E-fluxDavid ZwirnerSCAF Mikhael Subotz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