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TADANORI YOKOO, Destiny, 1997, acrylic on canvas, 227.3 × 181.8 cm. Courtesy the artist, SCAI the Bathhouse, Tokyo; and Friedman Benda, New York.

希望你也在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当艺术世界大多在七月和八月稍做休息的时候, ArtAsiaPacific却利用现在沉思如今我们周围错综缠绕的那些微妙或不微妙的变化。在这期杂志中,AAP把视线投射到艺术家如何对可疑的历史和不能确定的未来做出回应。

被北京警方拘留80天之久的艾未未终于在最近被释放,这随即引起了国际轰动, 同时国际上对他作品的兴趣也比以往都强烈。当义愤填膺的艺术家、策展人和评论人努力将艾未未偶尔爆发的尖刻社会评论和他艺术相区分,以强调他的艺术纯洁性的时候,特约编辑Andrew Cohen在他的专题文章中主张艾的艺术活动和政治活动是不能彼此分开看待的,这也是艺术家本人的意愿。

三月的巨大地震和海啸蹂躏着日本东北一带,由自然灾害引起的核危机提示着我们眼前的世界随时都可能瞬间被颠覆。当日本开始灾后重建,执行编辑Ashley Rawlings剖析Tadanori Yokoo的海报和油画作品中超越人世般的预知力。这位日本艺术家曾是平面设计师,他的艺术实践最初始于日本二战后前途茫茫的战后重建年代,而其最近的作品则探讨更为普遍的主题:例如生命、死亡、幽默和悲观主义。

在西亚,巴勒斯坦政府执意要求联合国大会在九月给与巴勒斯坦国国际认可,这使海外编辑HG Masters开始审视巴勒斯坦艺术家们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内容往往涉及自从2002年隔离墙修建至今以色列被占领的种种情况.土耳其生的美国概念艺术家Sarkis同样探讨战争、边界、流放和移民等主题,他最近在日内瓦现代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重要个人回顾展。特约编辑Marlyne Sahakian将Sarkis作品背后的驱动力形容为“认为艺术拥有一种改革的力量——既是水平的,在教育和行动派的意义上,同时又是垂直的,它能够升华人类的灵魂和超越痛苦。”

尽管国际上近几月都关注于动乱和巨大变化,关于政府促成艺术依然有不那么耸动的事件,而它对社会产生的长远影响往往更久。在短文部分,独立策展人David Elliott对于二十一世纪博物馆机构的状况给出了坦率的评论,Catherine Wilson对于文莱最近在公共和私人领域为当代艺术家争取更多机会的倡议提供了独到的观察。离开艺术培养的话题,来到令人沮丧的艺术审查问题,我们邀请到西藏艺术家旦增热珠对于近日里印度教原教旨主义者的攻击作出回应,这些原教旨主义者认为旦增热珠的作品“宝莱坞佛祖”(Bollywood Buddha)是对佛的亵渎。这同样提醒了我们MF Husain在六月九日的去世,这位印度现代艺术的巨人在他生命的最后15年一直在与同样阴险的宗教原教旨主义势力斗争,这造成了他自从2006年以后进行的自我放逐(移居伦敦、迪拜和多哈等地)。

档案部分,我们检视那些在实际上曝露了人类和其城市环境的之间的构成结构的艺术家们。特约编辑Michael Young探讨了对人类试图操控自然和社会的批判。Jyoti Dhar挖掘了Seher Shah那些“与纪念物和权利符号”玩耍的灵感来源建筑的绘画,同时Jason Lazarus调查了Jan Tichy对现代主义建筑的遗产和失败的狂热,具体来说即芝加哥最近一次进行的Cabrini-Green公共房产工程,工程中被拖延的遗弃破坏计划在今年3月30日才终于结束。

在我们的专栏之中,艺术家Jaishri Abichandani探讨了她对 Joan Mitchell奖获奖者画家Samira Abbassy的倾慕;问卷调查栏目中,台湾的Lee Mingwei介绍他今夏的读书单。

本期评论包括资深编辑Don J. Cohn对Ai Weiwei’s Blog: Writings, Interviews and Digital Rants 2006–2009中被中国当局彻底删除的博文 的书评研究。最后“我工作的地方”把读者们带到关伟北京的工作室,几周后他即被勒令赶出,整个建筑在五月三十日被拆毁。带着甘苦共存的讽刺意味,我们回忆到在他的工作室里头顶常有飞机飞过的声音,关提到,“这个地方被重新开发的可能相对比较小,因为北京人不希望住得离飞机航道太近。”关和其他住户有三天时间撤离。官方说辞是:建筑不符合防火条例。

这令人不禁设想,如果艾未未现在拥有言论自由,他会在推特上发布什么,在博客上写什么或在公共场合发表怎样的关于关伟和其他住户遭遇的不公命运的看法。而但凡是依然对艾究竟是一个政治活跃分子还是一个艺术家表示怀疑的人,都应该注意到他曾说的:“艺术是关于生活的。我们的生活完全是政治的。所以说我的全部艺术都是政治的。”

Ads
4A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De Sarthe KUKJE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