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COCOY LUMBAOVanguard, 2007, video still. Courtesy Osage Gallery, Hong Kong.

“完整无删节,第二部”

Osage Gallery
China Philippines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完整无删节,第二部”(“Complete & Unabridged, Part II”)的展览名称带着那种新字典或是修复过的手稿才有的权威性,并且展览本身也几乎完全值得被这么夸耀:展览体现出了部分的然而准确的菲律宾当代艺术之面貌。

此次展览灵感来源于 Roberto Chabet,他在近30年来一直同时从事个人艺术创作和在 奎松市的菲律宾大学艺术学院执教。为了向这位艺术家及艺术导师致敬, Osage画廊设在官塘的一万五千平方英尺的展示空间被宏大的策展计划分化成7个展览区域——策展人为 Ringo Bunoan, Isabel Ching和Gary-Ross Pastrana——展出超过50件来自曾经是Chabet学生的艺术家们的作品。

Roberto Chabet为菲律宾揭开了当代艺术神秘的面纱,进而他帮助重新定义了菲律宾艺术,这也是之所以Roberto Chabet在当地拥有重要地位的原因。他通过使用菲律宾这个热带国家常见的素材使得菲律宾艺术拥有了自己的声音。Ching评价了他的“菲律宾简易三合板建筑,却用同一种金属支架将它们链接起来。他的作品中总有方法论上的意义,这种重复他也在课堂上教给学生们。”

Pow Martinez的“新的和改良的金字塔”( The New and Improved Pyramid, 2010)在实际上质疑并解构了金字塔在几何、建筑和历史意义上的优势,其实现手段为在中空的建筑转头上放入随意分组的三合板木棍。“金字塔”有一种向同展厅其他作品处延伸的氛围,它涉及到空间性和时间性这样的永恒主题并形成一种无定型却强烈的宣言。通过使用简单的素材以及强调结构,“金字塔”明确地显示了源于 Chabet的影响,因为Chabet一开始接受的是建筑师的培训而不是艺术家。

Kaloy Olavides在“需扩张:房屋”( Need Extension: House , 2009)中运用拼贴手法对社会问题进行剖析和评论。这件作品由几百个从照片中剪下的手拼贴而成,这些手构成一个圆锥形漏斗形状,圆锥中心的洞口有一个小小的白色房屋图案。作品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仿佛是一扇引导观众到达另一个维度的窗口。通过使用现成材料——杂志剪贴画或三合板—— Chabet和他的学生对菲律宾社会问题做出评论,这个国家其中一个问题即是许多人依然缺少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例如居所。

此次展览中窗口是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Cocoy Lumbao的短片作品“前锋”(Vanguard, 2007)只有一个持续镜头:从飞机窗口内拍摄飞机机翼。固定镜头的拍摄使观众得以看见并感觉到呆在飞机里时的那些微小变化——云彩与阳光的变化——直到景色在抽象影象中消失。“前锋”在这一点上体现了Chabet教学主张的另一点——艺术应当探索那些日常生活和抽象范畴相融合的地带。

Romeo Lee的四幅铅笔画尽管和一件图案生动,色彩鲜艳的壁画作品共用一个展览空间,它却和这件墙壁装置有着一样强烈的冲击力。这个系列的第一幅作品,标题为“最坏的之中最坏是野兽”(The Worst of the Worst is the Beast, 2011),它让观众注意到画面中一个有着贝蒂娃娃的大眼睛的女性形象,她弯下腰来,给两个融化到画面结构外的人物喂猫食。Lee描绘出了关于一组不同身份的底层菲律宾平凡百姓的讽刺画——老醉汉、屁股露出裤子外面的男学生、裹头巾的男人、头发直立的年轻庞克和一个憔悴的女性人物。遵从Chabet其中一条教学主张——他鼓励学生以回归传统的方式来质疑并超越传统,Lee使用了传统绘画技巧并证明它也可以和任何一种新艺术手段一样有表现力。

通过他教学和解构式的艺术创作手法——用他的说法即一种产生“回忆的生物”的手段——Chabet鼓励年轻的艺术家吸收现代主义精髓的同时超越它并创作与当今相关的作品,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完整无删节”表明了他对菲律宾几代艺术家的重要性。

Ads
De Sarthe Johyun GalleryABHKSilverl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