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SURENDRAN NAIR, Elysium (Cuckoonebulopolis), 2010, oil on canvas, 180.3 × 240 cm.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Frey Norris Contemporary & Modern, San Francisco.

不是这个,也不是那个

Surendran Nair

Frey Norris Gallery
USA India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虽然艺术风格经常被拿来和雷内马格利特做对比,知名印度画家 Surendran Nair却坚决反对被打上“超现实主义”的标签。他的作品并不在于揭示潜意识的世界,而是如同壁画般平整精确地在真人尺寸大小的画布上做出的创作。这次参展的九幅作品同属于始于1999年的系列“Cuckoonebulopolis”。这个系列展示了 Nair创造的另一个宇宙里的复杂世界,这个世界松散地建立在古希腊戏剧家阿里斯托芬的The Birds 基础上,戏剧中一个城市里生活着的,在云端飞翔的鸟类成为了天界和人间交流的中介。这次展览中的“Elysium” (2010) 和“Doctrine of the Forest” (2009)是此系列五个子系列中的两个,全部关于人与神或动物与神之间的关系。

想突破 Nair的戏剧的第四道墙,必须要有对印度教神祗和 Kathakali 的基本了解。 Kathakali是源自17世纪,来自艺术家家乡 Kerala的一种传统舞蹈和戏剧形式,它使用鲜艳的化妆和特殊的戏服。拥有一套由眼神、手势和道具组合而成的表演词汇系统。

“Doctrine of the Forest”与 Kathakali的起源有关;表演者在森林里表演,戏服和化妆材料都来自草类植物。在这个子系列中的作品都描绘摆着表演姿势的演员,暗喻印度教传说中的人物。在 Lovers (Shri Parvathi Vi Kshanapriyan & Kaushiki Puramjanam) at Playful Leisure. The Doctrine of the Forest (Cuckoonebulopolis) (2009)之中,紫色的女性角色高举双臂,吐出舌头,瞪着眼睛,充满威胁性地站立于躺在她身下的男性伴侣上方。她的男性伴侣显得平静,把头靠在一头小金牛上,一只腿用怪异的姿势支撑着一只花斑猫。他头顶上方,一头冷静的鹿和他女伴的愤怒形成巨大对比。这对伴侣很明显是女恶魔卡利和神明湿婆。为了提醒观众, Nair在暗色的舞台上画了一些图腾:湿婆的三角叉,卡利呲牙的面部表情和一个一头八臂,手持匕首的雕像。机构上来说,这件作品讲的是神性的平衡——每个元素都在几何上和能量上彼此形成联系,视觉上的对等性蕴含关于两性、善恶以及生死之间的平衡关系的主题。

 Obviously: The Doctrine of the Forest (Cuckoonebulopolis) (2009)之中, 知识和艺术女神 Saraswati手持类似锡塔琴的乐器 veena, 身后有一对天鹅。印度教神明的动物伴侣起着强调某种特定神性的作用,它们经常出现在Nair的世界里。有时是交通工具,有时是同伴,有时只是一种默认的装饰。“Elysium”里的两幅作品颠覆了神圣的交通工具的概念。 Elysium (Cuckoonebulopolis) (2010)之中一群男人搬运着一座庙的框架,而 Yamani Bilawal: Elysium. (Cuckoonebulopolis) (2010)里面一个骑自行车载着一头骆驼,平凡中带着神奇。

这次展览的中心作品,Neti, Neti. The Doctrine of the Forest (Cuckoonebulopolis) (2009)同样出现了类似的化妆,这幅画是很有视觉冲击的画家自画像。题目来自 Upanishads里的一句话,意思是“不是这个,也不是那个”。这是否定神学里的一句格言:既然不可能成功表述上帝的本质,那么就根本不该尝试。相对地,哪些不是上帝的本质,却是可以被清楚表述出来的。画面中裸上身的人物侧面面向观众,凝望着一把带火焰的三叉戟,有三只手臂,其中一只手臂明显是用线连在身体上的。如果对画面上每一个部分进行解码分析,会得到足够的信息并产生一套解释理论,但题目本身促使观众停止通过定位和命名的方式寻找意义。这种干扰让我们不能去获得舞台上演员渴望获得的:沉思的集中。

Ads
ABMBVideo BrazilRossiRos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