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DIA AZZAWI, Victim’s Rose (detail), 2010, acrylic on canvas, triptych, 180 × 330 cm overall. Courtesy Mathaf: Arab Museum of Modern Art, Doha.

KHALIL RABAH, Bioproduct, 2010, multimedia installation,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Mathaf: Arab Museum of Modern Art, Doha.

阿拉伯当代艺术博物馆(MATHAF)的三个开幕展览

Arab Museum of Modern Art (Qatar)
Qatar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西亚首间阿拉伯当代艺术博物馆直接取名为“Mathaf”,即阿拉伯语中的“博物馆”,这体现着“Mathaf”向全世界宣传阿拉伯文化的宗旨。从2003年开始筹划,博物馆最终在2010年12月30日对外开放,地理位置在卡塔尔首都多哈。 Mathaf博物馆目前有6000余件从19世纪到当代的艺术品馆藏,均来自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副主席 Sheikh Hassan bin Mohamed bin Ali al-Thani阁下,他和博物馆管理局主席 Sheikha al-Mayassa bint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阁下共同监督着Mathaf的发展。这些作品在过去的20年时间内由 Sheikh Hassan精心收集。Sheikh Hassan曾在卡塔尔大学学习素描和艺术史课程。就学期间,他与阿拉伯地区的艺术家们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这也促成了他对不论是本地艺术还是外部流亡艺术的高度了解。以中东地区来说,Sheikh Hassan提供给Mathaf的收藏在阿拉伯艺术、甚至伊朗和土耳其艺术上都算是重要的艺术档案。

法国建筑师 Jean-François Bodin负责博物馆的修建,博物馆前身是是多哈城市教育区的一所学校。改造结果巧妙地呼应了建筑先前的教育传播身份。尽管目前的场地高雅且设备健全,它只是 Mathaf暂时的使用场所——博物馆最终选址和建筑师选定还有待商榷。 跟Sheikh Hassan 和Sheikha al-Mayassa一起工作的还有长期策展咨询人 Nada Shabout,她同时是北德克萨斯大学当代阿拉伯及穆斯林文化研究院院长和艺术史副教授。其他工作人员包括代理主任Wassan al-Khudhairi和总策展人 Deena Chelabi。

Mathaf博物馆共有3个同时进行的开幕展:“记录;百年现代主义”,展出馆藏部分重点作品;“介入:现代对话当代”,委托五位从现代主义时期开始创作并且至今仍在实践的艺术家为博物馆开幕进行新创作;“讲述/未讲述/重述:时空旅行中的23个故事”,由前切尔西艺术博物馆策展双人组 Sam Bardaouil和Till Fellrath 组织的阿拉伯当代艺术家最新作品展。

“Sajjil”(阿拉伯语“记录的行为”的意思)旨在展示博物馆馆藏的广度和多样性。展览包括超过200件绘画和雕塑等作品,由Shabout、 al-Khudhairi和Chelab挑选,对阿拉伯艺术世界现代主义运动做出艺术史性质的梳理。此展览的学术性因为现代阿拉伯艺术专家 Shabout得到保证,从参展的20世纪先锋艺术家名单中也可以看出:例如 Jewad Selim (1919–1961),“巴格达现代艺术团体”( Baghdad Modern Art Group )的创始人和巴格达美术学院雕塑学院院长;土耳其艺术家 Fahrelnissa Zeid (1901–1991),在安曼定居时创建了Fahrelnissa Zeid 艺术学院;叙利亚画家 Madiha Umar (1908–2005),他曾先后在英格兰、伊拉克和美国进修,是巴格达“唯一维度艺术团体”( One Dimension Group )的一员(此团体对阿拉伯书法艺术的进行了各种探索和抽象实践)。

尽管展览策展人尽力策划,也对领域内的重要艺术实践者做出了认可,依然很难避免由于馆藏来自先前的私人收藏所产生的局限性,这对策展工作提出了很大挑战。第一次关注阿拉伯现代艺术的观众在参观展览后很难对阿拉伯现代艺术运动产生一个整体的认识,也很难了解到巴格达或开罗那样的城市在这场运动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对西亚和北非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进一步评价,此地区土耳其奥斯曼文化对现代艺术的影响这次没有得到正面评价,它所产生的泛伊斯兰影响和当地现代艺术发展的关系也没有得到合理探讨。

此展览中最近严谨的部分是“Huroufiyah” 展区(“抽象字母艺术”),这个部分收录了对阿拉伯文字和符号进行实验性创作的作品。整体来说,对这些作品的集中强调了阿拉伯现代艺术中一直反复出现的主题,体现了历史延续性。迪拜出生的艺术家Hassan Sharif是80年代艺术合作团体“五人组”(Group of 5)的创始人,他参展的作品黑白蚀刻画“城市”(1981)就很有代表性,抽象的城市景象内是阿拉伯文字和数字。

“Sajjil”展之后开始的是“介入”展(“Interventions”),同样由Shabout策展。“介入”展主要呈现几位阿拉伯艺术世界长期活跃的资深艺术家,例如Sharif和伊拉克的Dia Azzawi。展览通过这些艺术大师体现出了现代主义艺术和当代艺术之间的联系。参展作品中大多数是现代主义气息浓郁的雕塑作品,反倒是那些绘画作品更好地体现了艺术家们创作历程中的变化。Azzawi是著名伊拉克现代主义艺术家,这次带来了一系列有感于战后伊拉克惨状而生的新作品:“受害者的蔷薇”(Victim’s Rose, 2010)是抽象风格的三联画,画布上莫名的刺洞让人想到子弹眼;两件并列的装置艺术造型为多处中箭的瘸马,分别叫做“受伤的灵魂,解体之旅”(Wounded Soul, A Journey of Destruction,2010)和“受伤的灵魂,痛苦之泉”(Wounded Soul, Fountain of Pain, 2010),灵感来源是北伊拉克尼尼微宫殿里公元前七世纪的文物以及后911时期的当代伊拉克生活。尽管曾在伦敦度过了几十年的流亡生活,Azzawi的创作重心和关注点依然一直是他的祖国。

“讲述/未讲述/重述”是Mathaf开馆展览中纯粹当代的一个部分。它的展览概念类似于策展人Bardaouil和Fellrath之前策划的“揭示伊朗”项目,“揭示伊朗”项目开始于纽约切尔西艺术博物馆,2010年又在迪拜Farjam Collection二度展览。“讲述/未讲述/重述”涉及西亚和北非的地理、政治、社会和个体等领域,同时包含中东身份的,在外流亡的著名艺术家。参展艺术家包括国际著名黎巴嫩艺术家Walid Raad、 Lara Baladi和Akram Zataari,新秀艺术家如巴勒斯坦摄影师Steve Sabella、伊拉克画家Ahmed Alsoudani。叙利亚艺术家Buthayna Ali的Y “Why!” (2010)是一组突出的装置作品,包含22个大小不一的水泥橡胶做成的弹弓。这件作品主题涉及22个阿拉伯国家因为战乱造成的被迫移民问题。大型的弹弓造型同时散发出趣味性和沉重的气息。巴勒斯坦混合媒介艺术家Khalil Rabah的“农业产品”(Bioproduct,2010)探讨的是同样的主题,这件作品是以一件飞行运输器模型为中心的混合装置,里面的指示牌声称这个模型既是移动农场又是工厂,可以生产草莓酱和西红柿。这件有讽刺意味的作品延续了Rabah对巴勒斯坦土地丧失,国家失控等问题的思考。艺术家另一件作品“巴勒斯坦合众国航空公司,伦敦办公室项目”(United States of Palestine Airlines, London Office project ,2008)进一步挖掘了这个主题,这件作品中Rabah虚构了一家巴勒斯坦航空公司。

和上述梦幻寓言式的作品相反,现居纽约的Wafaa Bilal的创作充满了苦痛和平凡的真实。 Bilal近年来闻名于创作涉及自残( 例如身体刺青和被球攻击 )的行为艺术作品。这次展览的作品3rd i (2010– )中,他在后脑用手术植入照相机,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一架记录机器。这是艺术家对于我们所处于的“监视时代”的回应。

从这些大胆创新的作品中可以看出,“讲述/未讲述/重述”的策展人给予了艺术家全权创作的自由。那些希望在展览中看到带有明显“新东方主义”痕迹的艺术品的观众恐怕要失望了。参展艺术家们的身份首要是全球性的国际艺术创作者,其次才和中东相关。他们的作品源自艺术家对当代视觉文化的世界性思考,而不是来自“什么样的东西适合在一个阿拉伯博物馆里展出”的想法。在本次展览中,这些艺术家们的个体性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Mathaf目前仍处于婴儿期,但它强大的工作团队和清晰的远景规划保证了 Mathaf将来会对西亚博物馆业的转变做出杰出贡献: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在伊斯兰当代文化领域一直是活跃的监护人角色,它为多哈制定的目标是成为中东区域重要的文化中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持续地推出一系列兼具历史性、理论多样性和策展创新性的展览是必不可少的。而Mathaf的三个开馆展览正是最佳的范例。

Ads
SCAF Mikhael SubotzkyGillman BarracksABMBCHRISTIE"SArt Bu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