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TAKASHI MURAKAMI,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 2005, fiberglass, resin, iron, wood, fabrics, oil paint, acrylic, lacquer, 189 × 109 × 102 cm. Photo by Cedric Delsaux – The Coronation Room / Château de Versailles. © 2005 Takashi Murakami / 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TAKASHI MURAKAMI, Flower Matango, 2001–06, fiberglass, iron, oil and acrylic paint, 315 × 204.7 × 263 cm. Photo by Cedric Delsaux – The Hall of Mirrors / Château de Versailles. ©2001–06 Takashi Murakami / 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村上凡尔赛

村上隆

Château de Versailles
Japan France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路易十四时代的艳俗涂金装饰和村上隆众所周知的夸张人偶呈现的甜腻波普艺术,这两者碰撞在一起足以让观众牙疼。事前就被数个法国保守团体猛烈批评和严重抗议,“村上隆凡尔赛”,举办在巴黎外的凡尔赛宫的皇室住所里的,第3个年度当代艺术展,同时也会是最后一个在皇室贵族生活范围内进行的展览。经过长达一年的,和凡尔赛宫主席Jean-Jacques Aillagon的交涉,法国右翼分子终于成功阻止未来的展览在宫殿广场上进行。

所有关于此次展览的风波令人不禁期待“村上隆凡尔赛”的展览内容将和村上隆其它有争议的博物馆展览相媲美:例如2001年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极度扁平”展,2002年在巴黎卡笛尔基金的“染色”展以及2005年在纽约Japan Society的“小男孩‘展。然而这次的展览与其说作品精彩,不如说是展览的场地促成了展览的整体艺术效果。遵循村上隆的“极度扁平”哲学,尤其是其中运用十七、十八世纪“怪异”线条效果造成观者眼球运动反应的概念,使人倾向于认为展出的作品扁平化了皇室宫殿的空间,人偶造型的作品自然地融入了它们的人工环境之中。展出作品和展览空间之间的权利制衡对于理解这次展览来说至关重要。

举例来说,5英尺高的卡通化的Oval Buddha Silver (2008)光亮的表面映射着丰收厅室内的涂金、古典墙纸、布满壁画的天顶和皇家画像,同时也倒映出观众的身影。并不因为没有颜色而降低存在感,在此时这件作品的表面是这间大厅给与的。Tongari-Kun (2003),一件8英尺高的站在莲花和蟾蜍上的独角兽造型作品,正好被放置在弗朗索瓦勒莫因1736年的天顶壁画“赫拉克勒斯的升天”下方。壁画中众神围绕在四周,中心是呈旋涡状的明亮天空。究竟矗立在正下方的Tongari是被天界放逐,还是被天界派来人间的神的化身,要由观众自己决定。

村上隆同意ArtAsiaPacific的看法:他的作品在凡尔赛宫是处于“高级装饰”和“不速之客”之间的微妙位置中。它们不是完全地融入这里,然而它们有一种那些落灰的石膏半身像或者去世的法国贵族像完全没有的生气,这为它们在凡尔赛宫的存在提供了理由。著名的Mr. DoB是一个有多变性的混乱而甜美的角色,它集中地体现出村上隆的思想。Mr. DoB有着无穷尽的多变性,在不同场合既有催化剂的效果,也和展览场合相对抗。DoB类型的角色在凡尔赛宫出现的有Tongari-Kun, Oval Buddha, 和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 (2005):一个圆脸的国王造型人偶,长着愤怒的眉毛,耳边各有一个卷。沉默的DoB人偶们和华丽的宫殿互相激发了彼此的新可能:在这种结合中,一方促使着另外一方被重新看待和欣赏。这样的组合并不是简单的互相妥协。

皇家宫殿里极尽奢华的装饰令人感觉冰冷,这是因为它们和我们日常经验的彻底分离,同时它们呈现出的美化了的法国历史又让人感觉熟悉。波德里亚在Le Système des Objets (1968)一书中提出“现代之物是‘冷’的,古董和珍稀物品是‘暖’的。因为我们会把旧的东西处在远离资本主义的心理位置上。异国珍奇物品的‘暖’又特别来源于‘非西方的文化是原始和童真的’这样的想法:由于童年被认为是一种普遍的关于过去的回忆,这就造成了珍奇物品被认为是‘暖的’的结果。凡尔赛宫里被收集来珍贵物品脱离了原本的环境,它们以一种温驯无害的文化古迹的形态邀请游客们的观赏。村上隆的作品是‘冷’的,因为它们有天衣无缝的现代制造工艺,光滑的表面和外形的怪异;它们又是‘暖’的,因为形象大胆可爱,类似于大批量生产的玩具。尽管无法驯服,可爱的造型仍然给人带来好接近、惹人爱的感觉,所以也是有着被读懂的可能性的。

最后一点是,法国皇室和当代波普艺术天王各自的美学同样地有炫耀性、冲击性和神秘性。值得注意的是,平凡的参观者最终要从村上隆和路易十四的伊甸园中回到现实生活里,而王族已经在自己的家了。

Ads
SAMRossiRossiABHKDe Sar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