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ELAD LASSRY, Pillow, 2010, C-print with painted frame, 36.8 × 29.2 × 3.8 cm.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hring Augustine, New York.

Elad Lassry

Luhring Augustine
USA Israel
Also available in:  Arabic  English

Elad Lassry去年的经历包括St. Louis当代艺术博物馆和Kunsthalle Zurich的个人展,参加纽约现代美术博物馆年度群展“新摄影”以及获得2011 Deutsche Börse摄影奖提名。这对任何33岁的摄影师来说都是相当难得的了,而Lassry在纽约的首次画廊个展——全部完成于2010年的24幅摄影和5分钟长的35厘米幻灯片——可以说是为他的2011年锦上添花。在Luhring Augustine的个人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得以检视这位以色列艺术家作品之光环。

应该说Lassry是一位概念摄影师,他对摄影媒介的运用是将其当做既传递思想又表达图像的手段。完全不像那些亲力亲为的、私人性的摄影,他神秘的照片似是而非地来自于借用的图像、图片库、无名的商业摄影和数码修改图像。Woman, Man (所有作品均自 2010年)是一对漂亮的情侣在水帘之前接吻的特写,看起来像类似于Blue Lagoon那样的情色电影的宣传剧照——这件作品也采取那种已停用的8X10英寸的格式。Pillow画面中光滑的粉色和奶油色物体挤在一起,形成古怪的造型——介于皮尔卡丹摩登家具和伊丽莎白默里绘画实现在现实中之间——好像是全新的,又像是来自于60年代。Sea Lion类似于马戏表演动物的公关照片,画面里的海马摆着甜美的姿势呆在水池边。这些作品中没有任何关于画面中物体或艺术家的信息:Woman, Man很可能就是一幅之前就存在的宣传剧照,Pillow可能是艺术家或者谁摆拍的,Sea Lion应该曾经是有什么用途的,不过在Lassry毫无规则的世界中谁也不可能对任何事确定。照片出处是摄影作品一个很重要身份标签,它纪录作品从拍摄至今的历史,但是这些作品中我们完全找不到任何关于出处的纪录。

Lassry的照片从确定的叙事中解放出来,既展现着照片本身的效果也借用了摄影史上的种种元素。Cherries, Raspberries, Blackberries (White)本质上是放置着各种鲜血颜色物体的,模仿Guy Bourdin70年代作品中诱人效果的习作。Cherries, Raspberries, Blackberries (Marbled)把类似的颜色放置在抹了红色的背景上。颜色浓重的的Geoff经过底片手工染色,属于50年代的美男子摄影。Woman (Painting)像那种男性视角主导的画报摄影。Heirloom Tomatoes中绿色的边缘线被轻度模糊化,可能是经过数码处理,但看上去像双重曝光。这种特殊处理消去了照片中的什么,需要观众来决定。

应该注意到Lassry不是唯一一位在摄影中借用历史又诡异地游离于外的年轻活跃摄影师。Cypriot Haris Epaminonda 和 Australian David Noonan也有类似的实践。在已有的材料中抽离出部分元素产生不确定感则是Haim Steinbach 和 Christopher Williams在80年代使用的策略。不得不说Lassry的Two Elephants,放在基座上的大象玩具的场景让人很容易以为是Steinbach的纪录摄影作品。

然而Lassry的作品在学术上和商业上又是属于当下的,这有一个特殊的原因:它们既漂浮又稳定。除去艺术家使用的标志性的彩色像框外,每一幅作品彼此间并无关联。连续性并不存在。他的作品让人觉得能够被组合、重组成任何一种顺序,在新的博物馆展览或收藏者家的墙上都能获得全新的生命,而且适应性很强。在2010年11月一次采访中,Lassry对于摄影作为创作媒介这样解释,他“使用了一种已经被穷尽的,充满开放性的,甚至说已死亡的艺术手段”——这样的声明迫使艺术家和观众同时思考,当图像被过度挖掘,超过临界点以后,摄影的位置会在哪里。Lassry的解决办法似乎是制造小型的、奇怪的图像,让人在任何语境、任何情绪氛围之中都可以欣赏。这是一项谦逊而慷慨的当代事业。

Ads
SOTHEBY'SJohyun GalleryE-fluxGillman BarracksSCAF Mikhael Subotz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