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展覽「一個稍微彎曲的地方」現場照,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 (HKW),柏林,2020年。照片由Laura Fiorio所攝。影像由HKW提供。

一個稍微彎曲的地方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1995年,錄音師Umashankar Manthravadi受到印第安納賓夕法尼亞大學戲劇教授Thomas Ault的邀請,去證明一個關於印度Rani Gumpha洞穴的假說:它除了是公元前約300至100年的一個耆那教寺院,還是一個表演場地。這位自學的錄音師在新德里Archive and Research Center for Ethnomusicology工作時,試驗了高保真立體聲錄音處理工具去量度不同空間的傳聲性能。視覺證據一直存在於擁有幾千年歷史的Odissi舞者的雕刻圖案中,但是這些音樂究竟是怎麼樣的?這些洞穴究竟是怎樣為表演而建的?柏林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HKW)的展覽「一個稍微彎曲的地方(A Slightly Curving Place)」複現了Manthravadi的考古聲學研究,為我們提供了一些解答。

策展人Nida Ghouse跟作家、演員和檔案員發掘出這些洞穴和其他表演場地中回響的故事及把它們聽覺化,包括Anupu的古圓劇場和一位盲人歌手在火車上的錄音——它們的副歌掩蓋了上班族的閒聊、小孩的哭喊及茶販的叫賣。得出的成果是一個穿越了空間的聽覺體驗,不僅質疑了民族誌展覽的本質,更質疑了時間本身。

展覽的中心作品在HKW的底層空間展開,由聲音、文物和影片組成,透過懸掛或隱蔽的揚聲器轉化成複式音貌。除此之外的空洞裡,放映著90分鐘長的音頻,包括跨越八個獨立章節的歌曲、吟誦、話語。雖然它們的舞台布景是不變的,錄音的每節都在獨立和隱形的音響建築中發揮作用,聽覺上重演了上述的洞穴、寺廟和火車的聲音。

量度不同空間的音響性質時,錄音員們利用了所謂的「正弦掃頻信號(sine sweep)」。對外行人來說它是超凡的:開始時它是溫柔的嗡嗡聲,然後由低頻率升至高頻率,它的音階恆速地加劇至一個超越聲音和時間的空間。融合這元素帶領聽者到達一個由Manthravadi的音響複製的特定場地。這些模擬器中迴響著學者、歌手、作家和藝術家們的敘述,包括Yashas Shetty和Bani Abidi。其中一個章節來自一份被藝術作家Alexander Keefe發掘的1960年的警察報告,上面概括了一架載著Nagarjuna Sagar水壩工人的貨車被推倒的情形。建築工程在1955年開始時,印度考古學研究所在計劃好建水庫的地方,匆忙挖掘出Nagarjunakonda古城。考古學家們發現的其中一個文物是個儀式用的海螺喇叭。從此變得沉默的它,透過Keefe的敘述再次變得洪亮。古今交錯之間,警察報告的隻字片語中得出的同一個故事,描繪了事故發生一刻「砰」的一聲金屬巨響。

錄音也是演藝的原動力之一。記錄孟加拉民間音樂的The Travelling Archive播放了數十年前的蠟筒唱片。這些唱片包括了種植工人的歌曲和後代Mitra Thakur歌手家族的翻唱。這歌曲最先是被荷蘭學者Arnold Bake在 30年代瑙岡縣(今孟加拉)錄下,現今再被重播,成為了時空中的一個循環。

原為展覽廳的禮堂外面橱窗擺著的一排物件——或許是被鎖在傳統民族志博物館中——映襯且對比出錄音無形的豐富。其中包括了上述海螺的模型和相片、錄音中描述的故事的草圖以及十二世紀詩人Jayadeva的史詩《Gita Govinda》的譯本。Padmini Chettur在Anupu攝錄的短片更擴闊了展覽的領域,它透過圓形劇場追蹤著一位舞蹈員的姿態,暗示著長久的時間:隨著舞蹈員緩慢的覺醒而嘎吱作響的石板;以及她夜光下修長的影子,猶如日晷般清晰。

展覽「一個稍微彎曲的地方」 為考古學假設了個另類的方針,揭示出一種不同的挖掘。透過研究演藝和錄音的習俗和科技,這多層次的展覽體現了一個探索故事、聲音和時空的旅程,為無聲的過去賦予了一種聲音。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current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100 a year or USD 185 for two years.  

ORDER the print edition of the November/December 2020 issue,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21.  

Ads
E-flux KUKJE GALLERY Massimo de Car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