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ALIA FARID ,展覽「In Lieu of What Was 」現場照,門廊博物館,法蘭克福,2019年。影像由Diana Pfammatter拍攝,由藝術家惠允使用。

替代

Alia Farid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隨着十六歲的環保主義者格蕾塔·通貝里(Greta Thunberg)乘搭的零排放帆船橫渡北大西洋,參加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以及亞馬遜森林的燃燒在八月登上了國際新聞頭條,氣候危機在全球政治和社會舞台上逐漸愈演愈烈。 法蘭克福門廊博物館舉辦的一個小型展覽顯示了在世界不同角落裏,各種不受控制的人類活動對環境造成的嚴重後果。「In Lieu of What Was 」展示了Alia Farid近期雕塑系列的同時,也代表著她與門廊博物館及法蘭克福施泰德藝術學院(Städelschule)合作開發阿拉伯海灣剩餘自然資源研究項目的開端。

在一個空曠而高聳的展覽大廳中間聳立了五件形狀如各種水容器的巨型玻璃纖維雕塑。當中有花瓶形的「zamzamiya」(用來從聖城麥加的滲泉提取聖水)、普通的塑料瓶、類似雙耳瓶的「jarrah」、科威特水塔和一個「heb」(用於淡化水源的蒸發冷卻系統)。 圍繞着這些巨大的物體,一個小水池建立在每個雕塑的染色樹脂表面那一側,揭示了這些模具的初衷,用於製造科威特城市中各種建築或器皿形狀的大型公共飲水機。這是對傳統村莊水井在美學和功能上的革新。這種大型噴泉被稱為「sabil」(阿拉伯語的「路徑」),通常是由不同家庭購買以紀念已逝的親人。

水源,或反之的缺水,是Farid正在進行的研究課題之一。在她的家鄉科威特,資源有限,飲用水主要是通過抽取地下水和海水淡化獲得。1965年,為了使該國的供水系統現代化,一家瑞典公司受命建造「蘑菇形」水塔來儲存水。這些識別度高的形狀後來被用在飲水機上,更在展覽中被Farid採用為雕塑之一 。儘管科威特的噴泉為城市景觀增添了不少色彩,旅客們可以在道路上隨處發現鮮綠色或藍白色條紋的水容器,但Farid的褐色作品看起來更像是曾經非常活躍的食水分配系統的荒涼殘跡,它們似乎預示了科威特多年來意識懸而未決的乾旱命運。 因為難以為繼的需求、有限的供應、以及在水蒸餾廠中投資化石燃料的巨大環境和財務成本等問題變得越來越難以忽視。

懸掛在展廳之外的上層樓梯上方有一幅印着水牛的海報,我乍一看把它當作另一場活動的廣告就忽略了。海報上描繪了以黑色輪廓繪製水牛的分步式視覺指引,而每個新的身體部位都畫了紅色標記。 但是,如果由左至右查看 ── 在使用了拉丁字母的情況下我們會下意識這麼做 ──  就會發現圖像的順序是相反的。肉眼所看到的景象其實是水牛逐步失去了各個器官,首先是一條腿,然後是身體,最後是臉部。這種擦除在網絡新聞材料中也很常見,這些圖像可以形成一隻消失的動物的gif動畫。 這項作品暗示了伊拉克南部水牛種群的減少。由於乾旱和該地區沼澤地的大規模系統化排水,近年來牠們的自然棲息地已大大減少。

Farid的展覽慘淡地展現了儲水的重要性,以及有關全球環境危機的國際報告中未能全面報導的地區性的資源管理不善。遺憾的是,以我所見,只有少數觀眾會停留足夠長的時間來參與Farid對沙漠國家嚴重缺水的調查,顯然是由於對自然資源的習慣性過度消費。然而,當我離開展場時,對這些遙遠問題的想法很快就被淹沒在碳足跡於德國排名第五的法蘭克福中心、圍繞門廊博物館的美因河洶湧的溪流中。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current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95 a year or USD 180 for two years.  

ORDER the print edition of the Nov/Dec 2019 issue,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20.

Ads
SOTHEBY'S Silverlens ARN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