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周綠雲,《無題》,1995年,墨、紙,152.4 × 106.7厘米。影像由楊致遠、山崎晶子,及艾芮絲與B.傑拉德康托視覺藝術中心提供。

低調的遠見

楊致遠與山崎晶子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當我第一次開始考慮收藏藝術品時,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判斷甚麼是好的或壞的。」當我詢問起他作為收藏家的旅程怎樣開始時,總是很低調的楊致遠這樣回答。然而,在1997年結婚並在加利福尼亞州安頓下來之後,他和妻子山崎晶子就決定了集中收藏「反映『我們東亞人』傳統的作品」。從那時起,他們建立了一個三層的藏品系列,其中包括由楊致遠監督挑選的傳統書法;山崎晶子追求的宋代陶瓷;和他們共同的愛好,當代中國水墨畫。

如果你知道他的職業,可能會對楊致遠對傳統書法的愛好感到驚訝。他擁有斯丹福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本科和研究生學位,並與他的朋友David Filo在1994年共同創立了Yahoo(中文譯音「雅虎」)──原意是一個具有諷刺意味的詞語,「另一種正式層級化體系」的首字母縮略詞──當時他還只是一名博士候選人。而憑着官方職位「雅虎首席執行官」,他在該公司發布後的兩年就被推上了互聯網巨富的地位。

然而,楊致遠對藝術的接觸可以回溯到在台灣的童年──他在那裏出生和成長,然後在十歲時與家人一起搬到美國。楊致遠在台北的學生年代一直練習書法;而他1998年的第一次藝術收購,就是明代書法大師董其昌的作品。楊致遠說,由於對這個媒介的熟悉感,書法引起了他的共鳴。此後,他一共收集了三百多件元明清年代的書法作品,組成了令人讚嘆的藏品。

當楊致遠在培養他對書法的眼界時,山崎晶子則將她的注意力集中在宋代陶瓷上。山崎晶子的父親是哥斯達黎加的日本僑民,她在當地長大並於1990年從斯丹福大學獲得工業工程學士學位。雖然她在哥斯達黎加的學校也有參與繪畫和書法班,但她對藝術和收藏陶瓷的熱情卻是在她1997年加入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擔任董事會成員之後才得到啟發的。當時她慢慢地在博物館的領導層中擔任更積極的角色,並在2014年當選為董事會主席。山崎晶子解釋道,多年來在波士頓美術館前中國藝術部主任Hao Sheng的建議下,她採取了越來越嚴謹和具批判性的方法來收集陶瓷;並對出處、美觀、保存條件和稀有度等准則作出了相當多的考量。這對夫婦現在擁有五十件古董陶瓷件。

雖然楊致遠和山崎晶子對不同的藝術範疇感興趣,但說到收集當代中國水墨畫時,他們的興趣卻又趨於一致。他們於2001年進行首次購買,自此積累了一百多件作品。最初他們專注於收集通過書法和傳統繪畫圈子的專家而認識的藝術家,比如李華弌、谷文達和王天德等人的作品。「這更像是以人際關係為基礎的收藏,但當然我們也得到了如Michael Knight(也是該夫婦收藏的策展人)和Mee-Seen Loong等專家的良好指導。」楊致遠解釋道。當時,這些藝術家仍然處於職業生涯的早期到中期階段;但現在,有些人已經成為了這一界別中的主要人物──證明了這對夫妻的確眼光獨到。他們的藏品中大部分畫作都是直接從藝術家那裏獲得的,但也有一部分是為了特殊場合而委託製作的。例如,為了慶祝他們的二十週年結婚紀念日,楊致遠和山崎晶子委託了鄭重賓──以融合西方抽象手法和中國水墨傳統而聞名的藝術家──創作了一幅作品。最後他們得到了一幅由交叉重疊和折疊、並塗有墨水和白色丙烯酸的碎紙片組成的高度超過兩米的超大型抽象拼貼畫。鄭重賓在他們的藏品中佔有重要的席位,其中約有十二件作品由1995年至今的作品。劉丹則是另一位楊致遠夫婦最近密切關注藝術家。他們擁有劉丹的六件作品,包括他1991年極具代表性的作品──畫中描繪了一本打開的繁體字漢語詞典,而非毛澤東時代出現的簡體字──以顯示劉丹對傳統文化的崇敬。為了豐富他們的當代水墨畫藏品的歷史背景,夫婦二人還收藏了六、七十年代在香港活躍的水墨先驅的作品,比如呂壽琨、劉國松和周綠雲等。

有鑑於這對夫婦理性的收藏風格,我實在很想知道他們是否試過衝動購買。山崎晶子熱情地告訴我她在最近一次訪問村上隆的紐約工作室時,意外地獲得一件村上畫的琳派十七世紀風格的花卉畫。「他的作品中有一些令人信服的東西。」她解釋道。

這對夫婦以一如既往的低調風格,保持一顆尊敬的心接納他們作為收藏家的角色。「我們雖然現在擁有這些藏品,但終究會將它們傳遞給下一代收藏家,無論是我們的還是其他人。」楊致遠說,「我們收集的當代藝術品反映了過去和現在,亦希望它們在將來會有所作為。」然而,他們沒有計劃要建立一個私人博物館來保存他們的藏品。「我更喜歡借貸模式,」山崎晶子解釋道,「機構可以根據觀眾的需要策劃他們的展覽。」楊致遠繼續補充:「那些想要建立私人博物館的人的目標是留下他們的藝術遺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強烈地認為這些藝術品是我們的遺產。誰知道呢,將來再來問我們吧!」

除了收藏,這對夫婦還慷慨地捐贈了不少藝術品。 2017年,他們承諾投入二千五百萬美元於亞洲藝術博物館的建築和節目改造 ── 這是該機構歷史上最大的捐贈。 「我們是相對地比較重視私人的人,但是當說到藝術和將藝術品借給展覽時,我們覺得利用藝術進行文化對話非常重要。」楊致遠說。「中國、日本和韓國現今參與了世界性的許多事務,特別是在政治、經濟和地緣政治方面。我認為以藝術去鼓勵這種對話非常重要。」

對於這對夫婦來說,投身藝術始於家庭。山崎晶子分享了幾年前他們為小女兒的八歲生日派對而建造了一個迷你版的草間彌生作品《Obliteration Room》(2002 - )── 這是一個互動裝置,邀請觀眾以色彩鮮豔的圓點貼紙貼滿整個空間。他們的女兒和朋友們首先要用白色塗料塗滿整個空間,這樣他們便可以理解原來藝術家必須要先努力地工作,大家才能將貼紙貼在他們希望的地方。他們女兒的招待也表明這對夫婦是懇切真誠地與他人分享他們對藝術的熱情。當現在的當代藝術界充滿各種尋求他人關注的收藏家時,看到如楊致遠和山崎晶子一樣尊重和審慎地收藏藝術品和資助藝術界的人實在鼓舞人心。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current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85 a year or USD 160 for two years.  

ORDER the print edition of the November/December 2018 issue,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15. 

Ads
RossiRossi ARNDT